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高球资讯

美国大学为何崇尚体育精神

发布时间:2016-3-4      阅读次数:1843

美国大学为何崇尚体育精神

澎湃新闻刘玥2016-03-04 07:18
2
 

[摘要]仿佛从宋朝开始,以文官治国的立国传统弱化了尚武精神与体育教育,造成了以后书生多手无缚鸡之力的局面。

 

 

美国大学为何崇尚体育精神

 

美国大学为何崇尚体育精神

美国国家橄榄球联赛(NFL)2015年常规赛季的决赛“超级碗”,在2016年2月落下帷幕。“超级碗”直播之于美国的影响力类似春晚之于中国。它有年度最高收视率,因此也成为电视广告最昂贵的电视节目。“超级碗”当天亦被视为非官方的全国性节日,全国食物消费量仅次于感恩节,橄榄球运动在美国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以国家橄榄球联赛与国家篮球联赛(NBA)为代表的美国体育商业文化,充分体现了体育尤其是竞技体育在西方社会的影响力。西方社会对于体育运动的重视,与学校教育对体育的重视,似乎是相辅相承、相得益彰的关系。二者间的因果又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很难说是社会范围内的体育狂热,影响了学校的教育构成,还是学校教育系统对体育的强调,培养了崇尚体育的社会文化。

健身风潮与审美风向

相较于东方文化尚白尚弱的审美倾向,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美国文化都似乎更推崇一种健康而有活力的体态外貌。相较于中国女生多被要求“美白”的审美经验,不少地域的美国白人都有“美黑”倾向,因为偏黑的肤色意味着更充足的阳光照射,更丰富的户外生活。“肌肉”的存在,无论对男生还是女生来说,都是重要的外貌加分点。因为肌肉的塑成需要持之以恒的锻炼,而肌肉的保持则需要维持长期的运动习惯。

“运动员”在中国大学,除非有机会参加具有知名度的大规模比赛,仿佛并不是一个值得认同的身份;“体育特长生”,从笔者个人的经验来看,往往还带着些许贬讽的意味。但是,在美国大学,许多学生都有至少一样擅长或感兴趣的体育项目,参加任何规模的体育比赛,即可自称为“运动员”。因为体育特长而被录取的名校学生不在少数,并且往往成为追捧的对象。橄榄球运动员、篮球运动员,时常是校园明星一般的存在,广受女生们追捧。

多数美国大学生都有健身的习惯。这与美国校园无数不在的健身房与体育场有关。大多数综合性大学都有至少一个大型体育场,健身房则不计其数。常规球类与田径项目之外,高尔夫、网球、壁球、冰球、水球、击剑、帆船、划艇、瑜珈、桑巴、剑道、空手道、中国武术都在许多大学的体育项目列表中。除各自的橄榄球运动场外,哈佛大学有网球中心、帆船中心、划艇之家等九个体育运动中心,耶鲁大学有高尔夫球场、壁球中心、户外教育中心、室内溜冰场等十一个体育运动中心。两校的本科生宿舍均配备有小型健身房,除跑步机、健身车、椭圆运转机、举升机、仰卧起坐机等健身机械外,往往还配有桌式足球、台球、乒乓球、桌上曲棍球等小型室内运动设施。

哈佛与耶鲁完备的体育设施固然得益于其丰富的校友捐款(大部分运动中心都依赖捐款建成,并以捐款人命名),也得益于两校悠久的体育教育传统。应该说,哈佛与耶鲁的竞技体育项目在美国大学体育竞技中不算突出,但其对于体育教育的重视程度,以及对于体育设施建筑的投入程度,可以说在美国高校中颇具代表性。

 

 

美国大学为何崇尚体育精神

 

大学体育竞技与校友忠诚

与职业性质的国家橄榄球联赛及国家篮球联赛相对应,美国高校间的橄榄球与篮球排位赛亦有较高的社会关注度。国家大学体育联合会(NCAA),一个非政府非营利社会组织,是包括橄榄球及篮球在内的众多体育赛事的组织者。在2014年,NCAA产生了高达10亿美元的商业收入,其中超过80%来自第一层级篮球联赛。在高校橄榄球及篮球联赛中表现突出的运动员,则有机会被招募进职业队伍。华裔体育明星林书豪在哈佛期间即为学校球队主力,大三时入选NCAA第一层级前十名最佳选手。

西方社会崇尚竞争。表现在大学教育中,许多高校往往与实力相近、地理位置相近的学校结为“死对头”。哈佛耶鲁向来有彼此取笑的传统,有着长达一百三十多年历史的哈佛-耶鲁橄榄球赛亦是两校历年对抗的重头戏。目前两校间以耶鲁65胜59败8平的局面领先,但是鉴于耶鲁连续九年落败,这一优势恐怕未必能够维持。斯坦福和伯克利之间亦有长达一百多年的对抗历史,比赛前夜有各自的动员会嘲笑羞辱对方;得胜的球队则可获得“斯坦福之斧”。相较于这些因学术成就而获关注的橄榄球对抗赛,密歇根大学与俄亥俄州立大学之间的对抗有着更高的社会关注度。作为美国中西部“十大联盟”的两个重头球队,两校一百多年来的爱恨情仇,也是一代代球迷们口耳相传、津津乐道的故事。

高校之间大张旗鼓地开展体育竞争,除了振奋士气、凝聚人心的目标外,还掺杂着诸多现实利益。无论是私立学校还是公立学校,如今都越来越多地依赖校友捐款。尤其是对于稍欠影响力的公立大学,赢得体育比赛,就能获得相应的社会关注度,由此吸引更好的生源,促进学校长远发展。橄榄球赛事同时也是培养校友忠诚度的重要时机。相较于国内高校组织校庆以聚集校友的行政方式,美国高校的橄榄球赛事可以让校友自发返回母校。这些赛事的观众时常拖家带口,无形之中使下一代亦形成对于本校的忠诚度。美国高校与其校友家族间,于是往往形成延续数代的利益关系:校友为学校提供财政支持,学校为校友的子女提供高质量的教育。

 

 

美国大学为何崇尚体育精神

 

贵族运动:精英社交方式?

美国体育运动项目中存在一些所谓的“贵族运动”。设备和场地都需要学员负担相对高昂的费用,这就将低收入家庭的孩子拒之门外。橄榄球及篮球,因其相当成功的商业化运作,得以在大范围普及开来;随处可见的球场也使参与门槛降低。但是,另一些普及度相对较低,却对场地或设备要求较高的运动,如击剑、马球、帆船、划艇等,无形之中为来自普通家庭的孩子设下门槛,同时也成为“有钱人”小孩们的社交方式。

描述马克·扎克伯格创立脸书的电影《社交网络》,塑造了温克弗斯这样一对富家子弟形象。他们有着优越的家庭背景,双双进入哈佛,一面参加精英俱乐部,一面参加划艇运动,并代表哈佛参加伦敦的划艇比赛。这对双胞胎非常典型也非常真实。一位就职于三番某创业公司的哈佛校友,本科时即为哈佛划艇队成员。他后来在牛津读硕,代表牛津参与了牛津剑桥间的年度划艇对抗赛。他在划艇队的队友,将代表美国参加今年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划艇项目。接受采访时他说:“划艇是我一生的兴趣。即使离开校园,我仍然会去观看包括牛津剑桥对抗赛在内的重要划艇赛事。这也是我维持和开拓社交圈的方式。”

事实上,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在体育运动中也得到体现。之前列举的以哈佛耶鲁为代表的贵族精英式体育教育,并不能代表整个美国的体育教育情况。从全国范围来看,教育资源的极度不平衡,使某些区域的公立学校甚至没有经费维持正常的体育场。与之相对应的,贫困阶层的孩子们没有从小养成健身习惯,肥胖问题成为困扰美国人的头号健康难题。

体育文化和公民训练

西方国家的体育文化,可以说与古代希腊罗马的西方体育文化。如今遍及世界各地的碗状体育场,仍能看出两千年前罗马斗兽场的雏形。肇始于十七世纪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其源头亦可追溯至两千七百年前的古希腊奥林匹亚运动会。橄榄球运动暴力甚至血腥的一面(改革前的橄榄球运动曾致人死亡),也与斯巴达和雅典严苛与残酷的公民训练一脉相承。

马克·伯斯坦(Mark F. Bernstein)在著作《橄榄球:美国偏执的常青藤联盟起源》详细叙述了橄榄球如何从殖民地时期的血腥运动发展为当代美国受众最广的体育运动。以哈佛耶鲁为代表的常青藤高校在橄榄球的早期发展中起到重要作用。其时因死亡事件的增加,废除橄榄球赛事的呼声渐长。以总统罗斯福为代表的精英政客坚持不废除。约翰·亚当斯之子查尔斯·亚当斯称,橄榄球能够“培养男孩的那些品性,保证盎格罗·萨克逊人种保持在历史中的优越性”。可见,美国大学的体育教育,至少在立国早期,有极强的种族意识和政治色彩;它继承英国传统,着眼于体育训练,来培养青年的坚毅品格、忍耐精神与团队协作能力——以此保持和加强种族在世界范围内的领导地位。

中国亦有源远流长的体育教育传统。上古六艺礼、乐、射、御、书、数,“射”与“御”都着眼于“君子”的体育教育。仿佛从宋朝开始,以文官治国的立国传统弱化了尚武精神与体育教育,造成了以后书生多手无缚鸡之力的局面。中国体育教育观念的变迁是一个极大的论题,此处不多论述。然而体育教育于民于国之重要性,已自不待言。体育不独关涉一个人的身体素质,更关涉一个民族的精神风貌,关涉一个民族的未来。如何组织开展社会范围的体育教育,塑造良好的全民运动环境,形成有效的商业体育运营模式,引导高校形成以打体育比赛为荣而不是以打电脑游戏为荣的校园氛围,都是我国体育教育工作者应当探索的问题。(文/刘玥)返回腾讯网首页>>

 

  返回>>Top
祝贺